日升鑫

杨智宽:我行我摄

记者 周晓明

 
丹东期货配资 网 2020-05-25 09:13:26

人物简介

杨智宽,1957年生于丹东,辽宁省摄影家协会理事,中国摄影家著作权协会丹东副首席代表。

他近些年拍摄的大量鸭绿江流域风光和人文摄影作品受到广泛关注,被国家和省市级媒体刊发或转载,多次荣获国家和省级奖项。

定格家乡美

日升鑫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九月的辽东山区,一场大雨后,山间云雾缭绕。

日升鑫近处,树干和岩石被雨水冲刷之后,干净而明亮。

日升鑫远处,连绵不绝的山峦,已变得五彩斑斓。

此刻,19岁的杨智宽正站在山顶,向远处眺望。

1975年,杨智宽从丹东城区下乡,来到岫岩县雅河公社(当时岫岩为丹东市下辖县)某青年点。

四年的农村生活,给他留下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北方山区的壮美风光。“每一次去山里干活,都会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于是,杨智宽在那时便萌生了一个想法:将来要把这些美景拍下来。

日升鑫而另一个让他对摄影着迷的原因,是其朋友也喜欢摄影,并时常拿着相机出去拍摄,回来便“躲”在暗房里冲洗照片。

“他每次洗照片时都神神秘秘的,让我有了很强的好奇感。”杨智宽说,或许是因为好奇,再加上大山里的景色太美,他对拥有相机的渴望与日俱增。

日升鑫现在来说,最让杨智宽自豪的,当属反映绿江风光的系列作品。

日升鑫绿江是宽甸振江镇的一个行政村,东南临鸭绿江,东北临浑江,与吉林省集安市相邻。因为该村位于辽宁的最东端,所以也被称为“辽东第一村”。

绿江村地处库区,一些耕地成了水没地,村民们便在枯水期种上小麦、油菜等这些生长期短的作物,以便在水没前可以收获。特殊的地理地貌和农作物自然生长,形成了一道绿江独有的风景。

2002年,当听宽甸影友说“绿江风光不错”时,杨智宽决定开车走一趟。“当时确实是下了决心去的,200多公里,不算近啊。”但到了绿江,他顿时觉得“这趟来值了”。

使用佳能相机的影友,习惯把作品发在一个叫“佳友在线”的网站上,这个网站当年的火热程度丝毫不亚于期货配资 门户网站。

日升鑫杨智宽这100幅照片,一石激起千层浪,瞬间让地处边境的小村庄名声大噪。

牛刀试锋芒

1979年回城后,杨智宽在市内一支基建队当工人。

如今再回忆那段岁月,杨智宽甚至觉得后来自己在摄影上的勤奋,正源自当工人的日子。“想想当年,那么累的活儿都不觉得累,现在背个相机到处游山玩水,还能叫累吗?”

1981年左右,丹东城区开始了大规模的住宅小区建设,杨智宽因工作出色被选调到拆迁队工作。1982年,他终于如愿买了第一台相机,牡丹牌的。这台相机刚买不久,就在工作中派上了用场。

日升鑫“老房子拆迁之前需要拍资料照片存档,领导就让我来拍。” 杨智宽回忆,在拆迁队工作的那几年,相机几乎不离身,因为拍得多了,摄影技术和经验也在摸索中迅速积累起来。

1984年,改革开放后丹东市区第一个新式住宅小区竣工,杨智宽为此拍摄了一组照片,被刊登在《丹东日报》上。“当时还用了拼接的方法,在报纸上发了一张小区全景图。”翻出已经泛黄的旧报纸,杨智宽深有感慨,虽然照片质量不能与今天的同日而语,但从当年拍摄的角度和构图看,还是花了一番心思的。

日升鑫后来单位机构调整,杨智宽被分配到某国营房地产公司。到了新单位,当领导知道他喜欢摄影后,就把公司所有与“拍照”有关的工作都交给了他。“上级领导视察,动迁资料存档,重要会议和大型活动现场,只要需要拍照,都得我上。”领导信任,自己又喜欢,工作起来就如鱼得水。

虽然在这期间,拍摄日常工作的内容比较多,但杨智宽始终没有忘记当年的愿望。“得感谢在工作岗位上那些年积累的拍摄经验,为以后创作打下了好的基础。”杨智宽自己总结道,正所谓“十年磨一剑”,如果没有工作中锻炼出的能力,以后也很难拍摄出太多满意的作品。

日升鑫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随着民营企业逐步进入到房地产开发领域,杨智宽所在国营企业的业务开始逐渐萎缩,他也被调整到物业公司工作。“到物业公司后,工作就轻松多了,几乎每个周末都可以利用休息时间拍风景。”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创作时间,杨智宽便不满足于“爱好”的现状,准备向“专业”领域探索。

行走山水间

日升鑫1998年,杨智宽买了第一台数码单反相机。

“真正的摄影作品创作就是从这台数码单反开始的。”新相机的第一张照片留给了鸭绿江大桥的夜景。

“那天晚上,我拿着相机在鸭绿江公园转悠,走到鸭绿江大桥和鸭绿江断桥中间那个位置,抬头一看,还有月亮,就拍了一张。”

时隔多年,之所以对当时拍摄的情景记忆犹新,不仅因为这张照片在市里举办的一次比赛中获了奖,因此激发出更强烈的创作热情,更因为这幅作品至今都在被广泛使用。

日升鑫“去年我从外地回来,刚下车就看见站前丹东旅游宣传海报上用了这幅照片。”在杨智宽看来,能把摄影创作与宣传家乡旅游配资开户 起来,是自己莫大的荣耀。但在自己还籍籍无名之时,要做的,只有不断行走在家乡山水间,留下那些“原始”的美丽瞬间。

自从有了这台数码单反相机,杨智宽就充分发挥了自己的“勤奋”特长,每逢周末都会开车到宽甸、凤城、东港等地去拍摄,有时一拍就是一整天,甚至为了拍日出,在拍摄地支顶帐篷睡上一宿都是常事。

五龙山、虎山长城、凤凰山、大孤山、天桥沟……随着行走的足迹越来越远,优秀的作品也不断涌现,加上经常在一些本地影展和媒体上亮相,杨智宽在圈内也名声渐起。很多影友主动邀约他一起拍摄,每到一个他熟悉的拍摄地,都会毫不保留地把自己的经验和拍摄角度分享给大家。

“我把摄影当成了生活的一部分,不管刮风下雨都出去拍。”有时天气不好,很多影友觉得拍不出好片,但杨智宽却反其道而行之,经常有意外收获。

日升鑫有一次,正吃着晚饭,电视天气预报说宽甸北部有大雪。他马上放下碗筷,拎起相机就出门了。车开到半路时,雪已经下得很大,好在顺利抵达了拍摄地。第二天,当雪停的时候,几位影友打电话给他,询问此时是否可以进山拍雪景,他回答:“我已经在山里了。”

因为雪太大,进山的路已经无法通行。虽然被“困”在山里好几天,但杨智宽却拍到了很多影友想拍却无法拍到的景色。

花香引蝶来

对绿江村的推介,成为杨智宽拍摄生涯中的浓重一笔,一个村落因为照片、因为网络而走红,即便如今看来都稍显不可思议。杨智宽如今每年都会多次到绿江采风,或是陪着朋友,或是自己独行,最多一年11次到绿江拍摄。现在的绿江村每年不仅吸引大量本地的影友和游客,全国各地的影友也向绿江涌来,“北方的香格里拉”的宣传语也随之走红。

有了绿江的拍摄经验,杨智宽便有意识地将在丹东其他景区拍摄的作品发到网上,其风景系列作品也陆续登上了许多国内重要杂志。丹东的景区因此也获得了另一种模式的传播。

“如果能为家乡的旅游宣传尽一份力,就觉得这些年的努力没有白费。”杨智宽告诉记者,虽然自认为摄影技术没有多高,但作品可以被广泛传播并得到认可,就足以圆了当年知青岁月那个“定格家乡美景”的梦想。

这几年,行摄在家乡山水间,除了一如既往地痴迷眼前的美景,杨智宽也会产生一些困惑。比如,从发展旅游的角度看,一张好的摄影作品可以吸引更多的游客,但在一个景区发展初期,更多外来人涌入,也会破坏当地的环境。再比如,由于一些影友的素质比较差,他们为了拍摄而拍摄,甚至不惜践踏和折损花草来换取所谓的“完美”作品。

面对这些问题,杨智宽也总利用各种机会去宣讲,希望大家的摄影创作是以保护环境为前提的。“只有这样,美景才会一直美下去,大家才会一直拍下去。”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期货配资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