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鑫

嬗变:从红铜沟到白鹭村
记者 曲竟舒 丹东期货配资 网 2020-05-25 09:19:49

4月25日,中央广播电视台期货配资 频道《期货配资 直播间》,以《春回大地,千只鹭鸟回家了》为题,连续3天向全国电视观众直播宽甸满族自治县杨木川镇白鹭村白鹭的生活画面。人鸟和谐相处的美景引起了强烈的反响。那么,白鹭村是怎样从一个普通村落逐渐走进大众视线的,这背后又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村民心中的“风水鸟”

白鹭村原叫红铜沟,在当地曾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红铜沟依傍蒲石河,每年春天蒲石河开化,就会飞来成百上千只白色或灰色大鸟。

日升鑫它们栖息在村后山坡上的树林中,以蒲石河及周边水田里的鱼虾为食。秋天树叶凋零,这些鸟儿再飞走。百十年来,村民与鸟和谐相处,红铜沟亦风调雨顺。然而,一李姓财主家的儿子后来带着村里的混混春天上树掏鸟蛋、夏天爬山猎鸟。

这些人的行为激怒了大鸟,随后群鸟飞去。自此,红铜沟不见它们的踪迹。时年夏天,红铜沟便发生了一场洪灾。洪水过后,村民们发现,李财主家的房屋被冲毁,上百亩水田旱田被淹,颗粒无收。

日升鑫从此,百姓叫这种洁白或银灰色的鸟为“风水鸟”,哪里有“风水鸟”栖息,哪里就会风调雨水。

管鹭为何叫“捞捞等”

当然,这只是传说。时间退回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红铜沟的村民虽然每年都有大半的时间与“风水鸟”比邻而居,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这些美丽的鸟,就是“一行白鹭上青天”诗句中的“白鹭”。

日升鑫鹭属涉禽,喜欢在沼泽地和湿地环境生活,以捕食浅水中的小鱼、虾等生物为生。所以在当地,百姓据其习性,给鹭冠以“捞捞等”的绰号。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红铜沟鹭巢曾遭遇天敌野猫的入侵,当时的生产队长发出号召:抓捕野猫者给予工分奖励。于是,村民们集体上山,在每棵有鹭巢的树干上下套。几日后,野猫“被捕”,鹭恢复了安宁。

媒体助力“白鹭”扬名

1982年春夏之交,宽甸县中学教师宋占方因爱好绘画,利用休息天到红铜沟采风。在这里他意外邂逅“大鸟”,这些鸟栖息在红铜沟村面朝蒲石河的小山上。

隔河望去,山上的树木“结”满了硕大的鸟窝,树上落满白色或灰色的鸟,天空上亦盘旋着无数只。村民告诉他,它叫“捞捞等”,是当地的“风水鸟”,在红铜沟村驻有千只。

日升鑫但是,宋占方对这种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他在随身携带的由上海美术出版社出版的《飞禽画册》上,查到了这种鸟名叫鹭。翻阅大量的资料后,他确认红铜沟栖息的“捞捞等”,其学名是白鹭和苍鹭。这一发现,让宋占方喜不自胜。藏在深山人未识,在自己的家乡,竟然有鹭的栖息之所。

日升鑫回到家中后,他把这一惊喜倾注笔端,著就一篇《寻鹭记》。1982年11月2日,《辽宁日报》刊发了宋占方的这篇文章。该消息随着《辽宁日报》传遍全省,第二年春天《人民画报》社派出记者,后用两个版面刊发了红铜沟村白鹭、苍鹭的“生活照”。再后来,省内多家媒体记者、摄影爱好者等陆续光顾红铜沟,用笔和镜头留下一篇篇、一幅幅配资公司 鹭的美文和倩影。1993年,《宽甸满族自治县县志》记录了红铜沟俗称的“捞捞等”鸟其学名为白鹭、苍鹭。

2001年暑假,就读于南京林业大学森林资源与环境学院的丹东籍学生宋立奕对红铜沟白鹭、苍鹭栖息地生活境遇进行调查,随后写出名为《辽宁省宽甸红铜沟大白鹭和苍鹭栖息地调查》的文章,该文于2001年《辽宁林业科技》第6期发表。

日升鑫宋立奕在调查报告中写道:“虽然百年来鹭一直是红铜沟的夏候鸟,但由于鹭营巢林无人看管,其生存状况堪忧,导致鹭的栖息环境很不乐观,为使鹭不另徙他处,建议当地政府采取保护措施,封河育鱼,专人看护营巢林。”

宋立奕的调查报告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当年,红铜沟白鹭、苍鹭栖息地被宣布为县级自然保护区,禁止在红铜沟区段的蒲石河内捕鱼。2004年,借助宽甸满族自治县“撤村并屯”计划的实施,杨木川镇政府决定,将玄羊砬子村和红铜沟村合并,统称白鹭村。

注:文中①白鹭②苍鹭③《辽宁日报》刊发的宋占方文章(局部)

(本文摄影梁广军)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期货配资 阅读